性侵“血证”疑点重重:桑兰官司让人越来越糊涂

如同众多网友所言,桑兰讼事案愈来愈
让人看不懂了,并且愈来愈
离奇,尤其是桑兰被性加害局部,随着路平的现身更是被人戏称是一曲现代版水浒传。说让人看不懂是因为,不仅是能否立案和
诉讼要求一改再改,并且原…

  如同众多网友所言,桑兰讼事案愈来愈
让人看不懂了,并且愈来愈
离奇,尤其是桑兰被性加害局部,随着路平的现身更是被人戏称是一曲现代版水浒传。说让人看不懂是因为,不仅是能否立案和
诉讼要求一改再改,并且原告与原告在今天凌晨又产生
局部对调;说愈来愈
离奇是桑兰被性加害的局部被加进诉讼后,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说法和证据出现,这不,“目睹”桑兰被性加害的路平又拿出新证据――带血的卫生纸,被保存了10多年的“血证”。对这份“血证”,网友充满疑难。

  局部原告反诉桑兰状师

  日前,桑兰讼事案产生
新变故,此次不是桑兰状师团进去爆料,而是原告刘国生、谢晓红夫妇和
谢晓红之子薛伟森、署理状师莫虎和富兰克林・钱共同向法院提交动议,不单要求法官撤案,同时要求惩罚桑兰的署理状师海明。

  据悉,莫虎等人称,原告提出的多项指控和诉讼请求没有可供法庭审判的价值,故此要求法官撤销桑兰讼事诉讼。别的,莫虎等人还特别要求法官惩罚桑兰的署理状师海明,并且提出原告应支付原告相关费用,包括状师费等。

  事实上,这也不是莫虎等人第一次向法庭提出撤销桑兰讼事的诉讼要求,早在海明对外正式宣布将起诉时代华纳、刘国生夫妇、美国保险公司等并提出18亿美圆补偿的要求后,刘国生夫妇的署理状师莫虎就默示桑兰的诉讼多数有效并向法庭示知希望能撤案。

  对莫虎向法庭提交的动议,桑兰署理状师海明随即在博客中作了回应,默示莫虎等人提交的动议十分可笑,不过恰逢父亲节,莫虎等人的可笑举动算是送给他的父亲节礼物。

  “血证”一出震惊世人

  这两天桑兰讼事还出现了别的一个对桑兰有益
的事情,那就是目睹桑兰被薛伟森“性加害”的路平又亮出了“重要证据”――桑兰被性加害时的带血卫生纸。这份“血证”可谓一亮相就震惊所有人,事实上,当路平以见证人出如今人们面前并且供应了一份现场感十分强烈的证词后,激发了许多人的质疑。

  按照路平所言,薛伟森是当着他的面在“毯子底下猥亵”桑兰,并且桑兰那时还说了一些话。这样的场景至多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不符合惯例的,特别是有关那时桑兰的“处女”说法更被以为是缺少常识,用霍尔金娜的话说,从事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处女膜很早就碎裂了。

  “性骚扰”一案的证人路平称自己曾于1998年在病院和原告薛伟森的家中为桑兰进行诊疗,薛伟森的家中正是他口中的“性骚扰”现场。

  “我就是在这里发现薛伟森对桑兰不轨行为的,何止是‘洗澡’、‘导尿’和‘买胸罩’,而是还有更不堪入目的动作与恶行,具体细节方便透露,并且证人可能不止我一个。”路平甚至称对那时录了音,“我在给桑兰医治的时候,惟独桑母在场,为防止气场干扰,我是叫其他人回避的,因而有机会录音。”

  而薛伟森性加害桑兰后擦拭最要害的证据“带血卫生纸”,路平自称那时是“随手保存”,“准备将来有机会告发时,我就进去作证。”路平坚称目前的一名叫黄安娜的当年的买卖合伙人,愿意出面为其作证,“她证明我的证词是真的。”

  网友以为“不堪设想”

  对路平的这些新证词,众多网友纷纷默示质疑。网友“醉里挑灯看剑”以为,“桑兰维权,咱们支持。但打讼事要讲法式,要凭证据说话。如今桑兰案不像是指控、打讼事,反像是造舆论,搞炒作,娱乐大众。黄健、海明等一天一个爆料,越搞越邪乎,供应的爆料又往往不合常理,经不起推敲,难以守信大众。”

  而网友“珠峰001”以为,这样的证词“太不堪设想!1.使人忍不住以为路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保存一团“带血卫生纸”十几年?2.路平从哪里怎样‘随手保存’的?3.你那时和当前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为何
不向受害者或其的家属反应
受性侵情况?不到有关行政部门或司法部门报案?4.把你的‘铁证’拿进去,让证据判定部门迷信判定一下,看是否当年的纸、当年的血?”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rt-bae.com